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一百八十四章

时间:2018-02-09 「呃……哈……」
  杨小鹃羞耻地轻轻地呻吟,半推半就地和向扬的手对峙,身体里燃起一股燥热的感觉,令她越来越是彷徨。她感到向扬的手慢慢伸及自己 胸腹各处,强烈的男子气息混着雨水,令她觉得有点晕眩。
  忽然,她感到屁股上被一件异物顶住,回头一看,却见向扬裤底凸起,布料鼓胀。杨小鹃吞了吞口水,害羞不已,心想:「这下面就是男 人的……那个……我该怎么办?」
  她颤抖着伸出小手,不知为何,很想摸一摸向扬的下体,将要触及时,却又感到腼腆,赶紧把手收回,心里暗羞:「丢脸死了,我……我 怎么想这种事?」
  一瞄向扬股间,心里又蹦蹦乱跳,不能自制,好奇心驱使下,手又伸了出去,却再次半途而废,闪电般缩了回来,双手缩在唇边,又羞又 怯。
  在杨小鹃摆荡于情慾和理智间的同时,向扬却仍迷迷糊糊,揉着她胸前的软肉,亲吻她的粉颈。纷杂的雨声中,杨小鹃的喘息声始终未停 ,却是渐呈紊乱,慢慢失去了少女的矜持。大雨点点滴滴,淋得她双眼迷濛,看出来儘是一团乱。
  杨小鹃实在被摸得受不了了。她扭过身来,投在向扬怀里,正要回吻,但又羞赧地迟疑一下,心想:「大姐知道我这样,一定要骂死我了 .」
  一转念间,看见向扬的轮廓,不禁怦然心动:「不管了,骂就骂吧!」樱唇微启,向前轻送,往向扬唇上吻去。
  她吻着向扬的嘴唇,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兴奋,陶醉地搂着他的身体,只觉得像要就此融化。吻着吻着,好不容易分开,杨小鹃喘了口气,望着向扬的脸,满腔幸福感觉,又轻轻吻了吻他。同时,向扬似乎也微微颤抖,抚摸着她娇小的胴体,不断带给她爱慾的刺激。
  大雨之中,杨小鹃正逐渐沉迷在向扬的怀里,潜藏心底的爱意不断给挖掘出来,使得她防线尽失,娇态毕露。单是爱抚,已经不能满足她 的需求。杨小鹃在娇喘中离开向扬的唇,急迫地解开他的衣衫,抚身其上,眷恋地用身体和乳房摩蹭着他的胸膛,促声喘道:「向公子,向公 子……你来吧……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你……
  蓦地向扬一个翻身,将杨小鹃压在地上,低头下去,隔着衣物,吻着杨小鹃的乳房,并撕扯着她的衣服。杨小鹃「啊」地呻吟一声,害羞 之余,却也忍不住春声大作,喘道:「慢……慢一点……啊、啊啊……」受到这样刺激的待遇,杨小鹃只觉得灵魂酥颤,舒服得仰头娇吟,喘 声连连。
  正当她沉醉在其中妙趣时,忽听向扬发出一阵模糊低沉的声音,只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杨小鹃轻声喘道:「你……你说什么?」稍一留神,倾听之下,登时听得分明,向扬正低声呼唤:「婉雁……婉……雁……」
  听到向扬在叫着赵婉雁的名字,杨小鹃霎时浑身一颤,仿如大桶冷水倒在心上,激情登时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羞惭和恚怒。她猛地推开向扬,哗啦一声,正好跌坐在一个浅水洼里。向扬神情一震,略现愕然之色,望着杨小鹃。
  杨小鹃身体快感尚未消退,仍在剧烈喘气,却是满脸怒容,大声叫道:「婉雁、婉雁……你就只念着赵姑娘!我担心你的身子,暗中跟了 你这么多天,你一点也没把我放在心上!本来你不知道,现在你知道了,却还是……还是……」她奋力大喊,气急败坏之下,突然一甩手,打 了向扬一个耳光。一眨眼间,睫毛上带着细碎水珠,不知是眼泪还是雨滴,晶莹闪动。
  向扬坐在当地,半边脸上一阵红热,慢慢开口,说道:「我……」
  杨小鹃拉好衣襟,用力一顿脚,踩得水花四溅,大声骂道:「你这个浑蛋!
  你想着赵姑娘,就去找她啊,不要在这里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难看死了!「
  向扬呆然以对,听着杨小鹃呼叫,突然像是醒了过来,猛地起身,直盯杨小鹃。
  淅沥沥、淅沥沥,雨声渐渐歇了下去,雨已经小了。杨小鹃肩膀轻颤,将地上的斗笠捡起来,心中仍是气恼,正要转身走开,忽听向扬说 道:「杨姑娘,我拜託你一件事。」杨小鹃回头瞪了他一眼,道:「什么?」
  向扬道:「请你去找赵姑娘,替我向她道歉。」杨小鹃哼了一声,道:「为什么不自己去?」向扬道:「因为我还不能回去。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没脸见她。」
  他静了一会儿,说道:「我要去找龙驭清。」
  杨小鹃一听,登时大惊失色,叫道:「龙驭清?你找他做什么?」向扬道:「当然是把我的答案告诉他。」杨小鹃更是吃惊,颤声道:「 你根本打不过他,这么一去……」突然之间,她脸色一变,说道:「还是……向扬,你该不会听他的话,当真、当真要……」
  风雨停息,漫漫长夜过去,又是一日之晨。
  于谦换上朝服,準备入宫早朝,才到门口,便见到一个少女远远奔来,是昨日去陪赵婉雁的华瑄. 她急急忙忙地冲过于谦身边,叫道:「 于大人早!」却不停步,直接飞奔屋内。
  文渊和紫缘正在厅上,见华瑄突然冲进来,都是一怔。文渊道:「师妹,怎么沖得这么急?师兄回来了?」华瑄双手撑桌,喘得上气不接 下气,叫道:「没、没……没有回来!向师兄、他、他……」她神情急切,似有一大堆话要蹦出来,可是跑得太急,剧喘之下,全然说不分明 .
  紫缘道:「瑄妹,别急,缓口气再说罢。」
  华瑄手按胸口,喘了几下,叫道:「昨晚向师兄没有回来,可是半夜里,杨姐姐突然跑来……」文渊道:「杨姐姐?」华瑄急道:「巾帼 庄的杨姐姐啊!」
  文渊道:「啊,一时没会意过来,杨姑娘怎么去找你了?」
  华瑄叫道:「她说她碰到向师兄了,可是……可是……向师兄不回来啊!」
  文渊跟紫缘同时一惊,不明所以。紫缘道:「怎么会呢?向公子跟赵姑娘那么好……」华瑄急道:「她说,向师兄要她转达,向赵姐姐道 歉……向师兄、他……他跑去找龙驭清了啦!」
  文渊大感诧异,道:「师兄此举,是何用意?杨姑娘可有说明?」华瑄道:「她跟赵姐姐说了,可是不跟我说。她们进房里说,说完了, 赵姐姐出来,就一直哭。我问她怎么了,赵姐姐只是摇头,要我先回来。」紫缘道:「你回来了,那赵姑娘岂不是一个人留在那里?」华瑄道 :「杨姐姐在陪她,她说要带赵姐姐先到巾帼庄去,因为靖威王他们都在京城,赵姐姐不方便来这里住。」
  文渊霍地起身,道:「这事有蹊翘,我得去长陵一探究竟。师兄孤身一人,怎能跟龙驭清抗衡?」紫缘柔声道:「你也别急,先找茵妹来 ,大家商量一下啊。」
  文渊点了点头,道:「应当如此。」华瑄叫道:「那,我去找慕容姐姐……」
  才说到这里,只听脚步声响,小慕容飕地从门廊奔来,见到华瑄,怔了一下,说道:「妹子,你怎么回来了?」华瑄道:「怎么回来了?当然有大事啊!慕容姐姐……」小慕容挥一挥手,道:「慢着,先厅我说,我这也有大事哪!」文渊奇道:「你也这么匆匆忙忙的,却又是怎 么了?」
  小慕容道:「刚才大哥派人来,我才知道的。大哥这些日子都在关外,昨天探到讯息,瓦剌已经出兵了,现在正往大同的方向行军,听说 是带着正统皇帝来的。」
  三人听了,不禁耸然动容。文渊心道:「终于出兵了,皇陵派若真与瓦剌互通声气,决不致按兵不动,天下安危,在此一决。」说道:「 小茵,这事跟于大人说了吗?」小慕容道:「还没有,于大人上朝去啦。」
  紫缘道:「等于大人回来,我们就告诉他,好先有个準备。」文渊道:「正是。慕容兄平日放浪不羁,想不到对山河兴亡,如此关心,着 实可敬。」
  小慕容噗地一声轻笑,道:「哎呀,你可别太抬举他,你以为大哥喜欢管这种国家大事?他是身不由己,不得不为。」文渊甚感不解,道 :「这就怪了,怎么是身不由己?」小慕容眨眨眼睛,笑道:「这我不能说,要是说了,大哥可要骂死我啦。」
  西北关外,黄沙卷空,数以万计的瓦剌铁骑在太师也先率领下,正浩浩蕩蕩地向大同前进。
  远方的山丘上,一个青衫男子高立枯树残枝之上,远观瓦剌大军,面露冷笑,道:「好大的阵仗!不过在我大慕容眼里,还不足为惧。」
  树下一个女子身着戎装,手携双戟,正是蓝灵玉。她抬头望了慕容修一眼,说道:「你别这么自信满满,行军打仗不比一对一的过招,你 就是武功再强,对付得了这许多兵卒?」
  慕容修神态自若,伸手遥指瓦剌军兵,傲然说道:「我只想瞧瞧,这也先手下有些什么人物,能跟本大爷过上几招?哼哼,今晚咱们探他 大营,若是他防範不周,给我砍了脑袋,这一大群废物也等于没了脑袋,还有何屁用?」
  蓝灵玉呼了口气,轻声道:「营是要探的,不过要杀也先,未必容易!你要是逞强,自己丢了性命,那……那约定履行不了,可别怪我。 」说到这里,脸上不由得微微发热,翻身上了身旁坐骑,提缰叱了一声,策马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