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恶欲之源 第十三章 十三夜

时间:2018-02-09 深夜二时许,小雪家中的大门被我粗暴的撞开,身穿睡袍的小雪被噪音惊醒了,慌忙走出来查看。只穿着一条破烂长裤的我艰难地倒入小雪的怀里,小雪看见我的样子,不禁娇呼道︰「主人,为什么弄成这样子?」虽然身体所倚之温香软玉令我不想起来,但我仍不忘吩咐小雪︰「先别说了,去把我留在屋外的血迹抹乾净。」所以小雪虽关心我的伤势,仍急忙出外办理。
  小雪足足忙了半个小时才返回屋内,而我则刚把弹头取出体外。「真危险,若再打过少许的话恐怕会逃不了。」小雪一边忙着为我包扎伤口,一边听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程嘉惠这婊子美是够美了,但是心狠手辣,真是想起她就发火,总有一天我会插爆她的嫩穴。」刚收拾好东西的小雪如小猫咪般静伏在我的大腿上,闻言轻轻娇笑︰「主人不要为这种人生气,让奴婢为你出火。」说完,已拉下我的长裤,亲吻着我因程嘉惠而怒涨硬挺的阴茎。
  小雪伸出娇柔的香舌,一下一下地舔弄着我的龟头,玉手则温柔地爱抚着我的春袋,期间不时吸啜着我的马眼又或深喉式的套弄着我的炮身,令我得到皇帝式的享受。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随即将手伸进小雪的睡袍之内,揉弄着她的一双嫩乳,小雪当堂舒服得呻吟起来,媚眼如丝的喘息着。
  「小宝贝你想我吗?」小雪即时点头回答︰「奴婢想主人想死了。」我淫笑着拉起小雪的睡袍,分开她那双雪白嫩滑的大腿,再扯下她早已湿透了的T-back内裤︰「既然今晚我只能与蔡健雅来了一次,就让我用多余的精液好好地餵饱你吧!」说完阴茎已深深的直插入小雪的嫩穴内。小雪整夜也疯狂地呻吟着,热情地回应着我每一下的抽插,我足足在小雪的阴道内洩了四、五发之多,才满足地相拥而睡。
  我舒舒服服地一睡至天明,醒来时小雪已先一步起床,并弄好了早餐静候着我。我先哄小雪服下避孕丸,才一同品嚐她为我精心炮製的美味早餐。其实由于师父的往例,我只会要我讨厌的女性为我怀孕生育(如朱茵),反而有好感的女性(如小雪,丽奈等)却需要从事避孕功夫,以免犯下师父一样的毛病。
  我好奇地打量着忙于收拾碗筷,温柔得像我的小妻子般的小雪。「小宝贝,你今天不用工作吗?」小雪随即有些洩气地回答︰「本来今天有个化妆品广告要拍,但是工作临时被人抢了,所以今天能待在家中。」我爱怜地抚弄着小雪的面颊,「是哪个婊子欺负我的小宝贝如此可恶?」小雪显得气愤难平︰「就是关芝琳那婊子,明明已年老色衰,我真不明白为何会争输给她,说不定她和高层有一手,才能接到这广告的。」我一边揉弄着小雪动人的躯体,一边安慰道︰「小宝贝莫生气,让主人替你好你教训她。」小雪闻言当堂喜形于色,娇笑道︰「如何教训她?」我吃吃淫笑道︰「就是这样操她,直干得她死去活来。」同时阴茎已直插进小雪的嫩穴内。小雪按着洗手盘吃力地呻吟着︰「就是这样,主人你一定要帮我奸死她。」说完已投降在我的狎玩之下。
  我足足在小雪家中将养了三、四天,直到伤势好了七七八八,才离开了小雪西贡的家。我先拨了一个电话给灰狼,由于我失蹤了三、四天,灰狼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接到我的电话才鬆一口气。灰狼告诉我,美女刑警枪伤月夜奸魔的消息已天下皆知,而师父惊闻我受伤的消息也不禁暴跳如雷,一方面下令收集那女警的资料,另一方面当手头上的工作完成后,立即赶来助我一臂之力。并吩咐我,暂不要惹那婊子,待準备妥当才大举反击。
  对于师父的厚爱我不禁感动莫名,由于师父的运动用品公司投得2002年韩日世界盃体育用品的代理权,所以近日来师父也忙得不可开交,现在竟抽空来助我报仇雪恨,当堂令我的胜算大增。正所谓奸魔报仇十年未晚,我一于暂时放过程嘉惠这婊子,暂以关芝琳来洩洩我的怒气。
  抵达关芝琳的家已是黄昏的时候,我以百合匙打开门,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屋内。我一边四周打量,一边架设着摄录机。直到工作完毕,足足花了我大半个小时,看来关芝琳非常注重日常的护肤保养,因为我在她的家中竟发现了一房间的乳霜及各式各样的美容产品,算算也要花费不少金钱。
  十时许,关芝琳推开了家中的大门走入屋内,回身轻关上门,顺步便走入厨房之内倒了一杯牛奶来喝。我心恨这婊子欺负我的小雪,所以下手毫不容情。我先冲到关芝琳的身后,重重一拳抽到她的小腹上,拳力令关芝琳不由自主的将胃内的鲜奶狂喷而出。我再抓着关芝琳的短髮直把她拖出客厅之外,顺手一挥将她推得直撞墙上。关芝琳发出了惨痛的呼叫声,我随手两巴掌抽刮在她的俏脸上,接着再来一个膝锉,最后加上一个龙虎乱舞。令关芝琳短短数分钟已吃了三十多下重击,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可惜遇着毫不怜香惜玉的我,我一把抽起关芝琳亮丽的短髮,明亮锋利的尖刀已抵在她的面颊旁︰「他妈的臭婊子,要不要我在你的脸上划个大十字?」
  关芝琳随即吓得花容失色︰「求求你不要,你要钱的话即管拿,我是不会报警的。」
  我见吓唬关芝琳的目的已达,于是收起利刀,吃吃淫笑道︰「我钱也要,人也要,不然如何叫『劫财劫色』?若我干得满意自然会放过你,若你服侍得大爷我不舒服的话,我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随即大喝一声︰「明白吗!臭婊子。」只吓得关芝琳忙不迭的乱点头。
  「现在限你五分钟内脱光所有衣服。」关芝琳犹疑了一会,终于屈服地解着身上的衣钮,随着衣物一件一件的滑下,露出了雪白幼滑的肉体。虽然已脱个清光,但关芝琳的双手仍不忘挡在重要部位上,我狠狠地再抽了她一把,迫令她将双手放在身后,关芝琳才万分不愿的勉强就範。
  难得关芝琳的双乳仍能维持坚挺,而她的一双乳头已是成熟的鲜红色,两片阴唇鬆散地靠合着,显示内里已受过男人的洗礼。不过既然关芝琳曾离过婚,我也不指望她仍是处女一样,只要内里不是松得路边鸡一样已算是不错。
  我掏出早已硬胀的小弟弟,轻递到关芝琳的面前︰「限你五分钟内将他吹得射出来。」关芝琳随即双眉轻皱,显然惊讶我的家伙如此巨大,令我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只见关芝琳熟练地以双手套弄着我的炮身,同时伸出了舌头,一下一下的舔动着我硕大的龟头,更不时深喉式的吸到喉深处,明显不曾只为我提供这项服务。
  我兴奋地拍拍关芝琳的面颊︰「技术相当不错,是刘先生教导有方吧!」
  然而只得五分钟的时间,关芝琳当然没法令我洩射出来,只见她不断拚命地深吸浅吹,甚至用香舌与我的肉棒磨擦交缠,意图加快我的洩射。而我却气定神闲地捏玩着她的一双乳房,指尖更不停扭动着关芝琳的乳头。关芝琳足足花了十多分钟才令我有射精的冲动,我拍拍她的面颊︰「你超过了时间整整十分钟,所以要接受惩罚。」说完便抽出关芝琳咀内的肉棒,直抵在关芝琳的面前,任由奶白混浊的精液对着关芝琳的一双明媚的大眼睛喷射过去。
  由于事出突然,关芝琳还未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便被我以精液喷了个一脸俱是,无数精浆更直喷入关芝琳的眼里去,痛得关芝琳直流着泪。
  我将满脸也是精液的关芝琳推到摄录机前,先完整地拍下她的羞态。再拉着她的秀髮直把她拖进浴室之内,看到浴室内的豪华设备我也不禁吓了一跳︰「是鲜奶浴池吗?」关芝琳痛苦地点点头,「你这婊子真豪华,让我们来个鸳鸯牛奶浴吧。」说完便将关芝琳的头狠狠地压入池内,以鲜奶洗净她面上的精液。
  足足洗了三、四次才大致清洗乾净,几乎缺氧的关芝琳痛苦地倚在池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再从旁用力一推,关芝琳已整个跌进浴池之内,我脱去身上的衣物,踏入了温暖的浴池之内。关芝琳想从我的身边逃开,可惜却被我紧紧捉着。我用力吸啜着满布她胸前的鲜奶,咬着关芝琳那白里透红的乳肉,双手也毫不怜惜地扭弄着她身体的每个部份。
  直到我充分发洩了手足之慾,我才将关芝琳推向池边︰「婊子,张开你的双腿,让大爷我好好干你。」说完已将关芝琳紧紧按在池边,让我那硬直的阴茎来一个尽根而入,随着关芝琳的惨叫,我直顶到她的子宫尽头。
  关芝琳明显有不少的性经验,因为我感到除了最深入的一小段外,她的阴道也颇为宽鬆,所以我改为抓着她的一双乳房,集中全力密集式地狂轰插着她的子宫。快速的密集抽插令关芝琳流出一丝丝又浓又稠的爱液,混和在牛奶的当中,关芝琳的双乳亦在我的掌握下变得一片瘀青,我的五指深陷入她的乳肉之中,极尽残暴地揉弄着,间中以巨力硬生生地拉出她的乳头,再以指尖夹紧扭动。
  我大力的抽顶了几下,一股微温的暖流洩射到我的龟头上,凭经验我已明白到关芝琳已洩了出来。我吃吃淫笑道︰「小淫娃你爽到高潮了吗?是不是未尝过如我般劲的家伙?也是时候给你记念品了,人们说水中性交是不会受孕的,不知奶中性交会不会,就让我们来实验证明。」说完,已将抽插的速度推到最高峰。
  关芝琳感到正在子宫内猛烈抽插的阴茎越来越灼热,令自己的身体产生了莫名的空虚感,更明白到身后姦污着自己的男人正打算直接洩射进自己的子宫内,看看会不会受孕成功。
  但那子宫内越来越强烈的空虚感不期然左右着自已的思绪,甚至希望自己的子宫尽快被男人的精液彻底注满。
  「我要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关芝琳听到男人在耳边说出这话,随之便感到无数灼热的液体在自己的子宫内四散飞射。『他竟真的直接在我的子宫内射精。』关芝琳才刚升起这念头,便同时感到无数的精液已打在自己的子宫壁上,而随着男人阴茎的每一下脉动,更多更多的精液已飞溅进自己的子宫之内。
  我紧紧抱着奄奄一息的关芝琳,阴茎仍深插入她的体内,直到我以精液注满她的子宫。我满足地将她抱到化妆间内,再将关芝琳大字型的吊起,一丝奶白的精液由关芝琳的阴户慢慢流出,再沿着大腿滑落地上。我取出相机对着关芝琳的阴户拍摄着各式各样的大特写,我从照片中挑算了最喜爱的几幅,作为挑战书寄给程嘉惠那婊子,并用红笔在照片背后写着︰「亲爱的美媚警花,又多一个受害者了,猜猜她是谁?月夜奸魔字。」保证能将程嘉惠这婊子气过半死。
  忙完了工作之后,接着便到玩乐的时间了。我从身旁的一大堆乳霜中取了一团,推成雪球状便朝关芝琳这人靶扔去。乳霜球狠狠地打在关芝琳的乳房上,再沾满她的一双乳房。我终于体会到扔雪球的乐趣,于是接二连三的将乳霜球一个接一个的扔在关芝琳的身上,尤其对準她的乳房、阴户等敏感部位。
  整整十多箱的乳霜不到半小时已消耗尽,而关芝琳几乎被活埋在乳霜之中,我取过最后一樽乳霜,轻轻抹在关芝琳的菊穴上,便不理关芝琳的挣扎反抗,阴茎已硬挤进她的后庭之内。关芝琳发出了一下惊天动地的惨叫声,随即便昏倒过去。
  由她肛门流出的血丝证实了我已夺去她的后庭处女,我揽着被我摧残了一整天的娇美女体,终于满足地在她的后庭内注满精液,我抽出软掉了的肉棒,解下仍昏睡中的关芝琳,便任由她独个秃赤裸地睡在地上,心满意足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