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心插柳

时间:2018-02-09 以歌声表达情意,再加上近距离的眉目传情,自然而然地,我和沁甜两人亲密地搂在了一起,跳起了心摇神曳的贴面舞。美人在怀,伸长呼吸闻着扑鼻而来的青春女孩身上的幽香,我几乎便要神魂颠倒。心里暗自庆幸,终于在茫茫人海中又攥住了个让自己真正心动的漂亮女孩子。
  美女的笑容要么应有一点精巧,精雕细琢,婉转娥眉,那个余韵袅袅的微笑简直可以让人咀嚼到五更;要么应灿烂辉煌,明媚如朝阳,来去自如,光明正大,让人一览无余。沁甜的笑容似乎介乎这两者之间,有小家碧玉的精巧,也有大家闺秀的明媚。
  怎么看沁甜都的确是个大美人儿,柔顺的短髮清爽俏丽,眼睛很大水灵灵的,鼻子精緻挺拔,声音犹如银铃般动听,说话时爱把双手交叉在胸前,这就突出了毛衣下的丰满双乳,而细细的纤腰下是双修长玉腿。「妈的,真想上了她……」我心里默念了无数遍。
  但她不同于外面那些贴着商标的女人,因为我能感觉到,她笑瞇瞇的眼神里,有种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而不是像另一些女人那样露出在做爱时才有的撩人目光。也就是说,我没有感到她的眼神或动作是在向我暗示什么,所以,我也做出很自然优雅的神情,陪她跳舞聊天,听她讲以前的故事,我们谈得很开心,她不停的笑,我恍惚间忘记了她惨痛的家事,觉得她依然还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我内心真正感觉到,如果把身边的极品女人比为凤凰的话,潘莉是绝世金凤凰,玉明是美艳银凤凰,而沁甜则是青春玉女玉凤凰,潘莉是我最喜欢结交也用情最深的女人,沁甜温柔体贴的性格和明媚的容颜,如果弄上手应该是最能将就我的女人,而玉明这个天龙艳后则是最有挑战性也最适合玩弄的女人,搞女人玩女人就要玩玉明这样高高在上傲气大方的美艳大妞才够劲儿。
  曾经有次,在缥缈的梦中,我和心爱的女人紧紧相拥,我对她说不管怎样,你都永远在我心里。她却嘤嘤地哭泣,说我不要在你心中,我要在你的生命中!不过我心里也在想,这么些女人,到底哪个会永远留在我心中呢?哪个又会永远停留在我生命中呢?
  请恕我年少无知,青春癡狂的我其实错了,还错得很厉害,我觉得有财有势又有一身帅气就可以为所欲为,但其实同时爱许多女人和被许多女人爱,最终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世上,最玩不起的就是感情。只是那时侯我还不明白,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满三十岁,年轻是资本,但年轻也是障碍。
  看见我和沁甜两个卿卿我我腻在一起,旁边的娇蜜玉凤似乎心头拈酸有些郁闷,便也走上台去,演唱了一首张惠妹的歌曲《我可以抱你吗?》。
  我可以抱你吗爱人/让我在你肩膀哭泣/如果今天我们就要分离/让我痛快地哭出声音我可以抱你吗爱人/容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你也不得已/我会笑笑地离去玉凤在无意间演绎的歌声不但打动了我,更为我创造了最自然的借口。我可以抱你吗?于是我轻轻搂抱着怀中的沁甜,踏着美妙的音乐节奏,跳得颇有些情投意合起来。不过我这熟练而潇洒的舞步,还得多多感谢我那可爱的江歌舞后艳妃君红的言传身教,没有她手把手地带我,是绝无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达到这种半专业境界的。
  说曹操曹操到,此时放在西服口袋里的手机拚命地震动起来,弄得我好不恼火,却又不敢乱发脾气。一则美人当前,必须保持风度,二则怕君红或者雯丽潘莉她们来电,玩失蹤玩了这么久,怕出问题不能不接啊。
  受此骚扰我有些无心再跳,只是不好中途退下,好不容易跳完玉凤的这曲《我可以抱你吗?》,看了一下手机,果真是雯丽打过来的。
  跟沁甜和叶锋玉凤打了个招呼,匆匆走出喧嚣的歌舞厅,找到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给雯丽回了过去。先简单聊了些近况,家里倒是一切都好,雯丽对我还是挺担心的,让我可能的话尽快回江陵。她说春节都快过了一半了,那边一大家子人还等我回去招呼呢。我连忙安慰她几句,说已经安排月琴她们先回去了,我这边可能还要耽误几天,忙完很快就会回去啥的。
  安顿好后方的我心中笃定,兴高采烈回到歌舞厅。叶锋憋了一晚上没逮住机会和我跳舞,只好和玉凤虚凰假凤地逗乐发洩,但毕竟是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和我早就亲密无间有了一腿。见我心情不错便趁机拉我进了舞池,此刻翩翩起舞的我举手投足间显现出油然而生的自信,把男性的领舞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惹得在座的几女眼睛一亮惊喜有加。
  叶锋边舞边将身子贴了过来,低声道:「白秋哥,你跟刚才不一样了耶,是不是偷偷吃了兴奋剂?」我嘻嘻一笑,有些流氓地搂紧自己怀中丰满而妖娆的小浪妾道:「是啊,我刚才吃了两粒伟哥,準备今晚跟你大战三百回合,把你直接捅成蜂窝煤呢。」叶锋一听此语,心都醉了,轻轻地打了我一下撒娇道:「白秋哥,你好坏哟。」说着风骚地直往我怀里钻,我乐坏了哈哈一笑,一把搂紧了叶锋。
  等到舞罢落座之后,我们俩依然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玉凤怕引起沁甜的反感,在旁直皱眉头,还小声咳嗽,想提醒叶锋别太忘形,叶锋半是清醒半是醉,醋意萦怀地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根本不去理会玉凤,反而愈发起劲地勾引起我来。
  娇蜜玉凤毕竟是个聪明的女人,见咳嗽引不起叶锋的注意,眼珠一转跟我说:「白秋,我去一下洗手间。」就走到叶锋身边,不由分说拉了她就走。叶锋不知玉凤在搞什么名堂,回头抛了一个媚眼给我,再来个飞吻,这才扭着腰摇着屁股,跟着玉凤走去。
  没多久,两女袅袅婷婷地回了来,齐齐对我妩媚地笑了笑。叶锋这一来一去变化太大了,居然装起了淑女,举手投足都玉洁冰清,流露出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搞得我都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而身边的沁甜反倒是对我巧笑嫣然、低语浅眉、温顺无比,一副任君採撷的模样。我扭头看看她,见她的表情竟是出奇的平静,似毫没有因为小叶子和我的张狂而有什么不满的神色,见到我脸上迟疑的神色,她理解般的笑笑。「白秋,小叶子好像很喜欢你呢?」「是啊,那也许是因为我太帅的原因。」我笑着打趣道。
  此刻甜美的春花在一旁一直默默坐着,闲来无事便叉了块果盘里的西瓜,伸到我的嘴边,温柔地服侍我吃下。我们是习以为常了,但沁甜在一边看了却有些诧异,贴近我微微一笑,问了句:「你是打算和我再跳一曲呢?还是坐在这里让你的女下属餵你吃西瓜呢?」
  「当然是第一个选择了。」我笑道站了起来,但还是歉意地对身边的春花笑了笑,沁甜看到我最后这个恋恋不捨的小动作,俏丽的脸上微微带上一丝寒霜,跳舞的时候在我耳边低语,「别的男孩子只敢偷偷地瞅两眼美女,白秋你身边却围了这么多美女伺候你,专职司机啦,私人助理啦,你还真有个性啊!」她语气不善的说道。
  「哎,摊子大,事情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没有人照顾好我,谁来照顾这么大摊子呢?」我摇摇头歎道,转头苦笑着反问她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身边应该坐满男孩子吗?」「噁心死了,你还想玩断臂啊?」她急忙撇清说,噗嗤一下又笑了出来。
  看到自己成功转移了话题,我忙拿起穷追猛打的精神,再次质问起她:「沁甜,听小叶子说你还没有男朋友,是真的吗?」「真的。」她羞涩地点点头。
  「我不信,你这么漂亮这么温柔居然会没有男朋友!」「没有,真的没有,」她听我话还真的有些急了,脸色胀得通红,「我要骗你是~~小狗!」她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动物。
  「一看就没诚意,哪能发誓发大家都喜欢的动物啊。」我哼了一声望向她。在我不相信的目光注视中,她眼里委屈得罩上一层淡淡的泪花,但强忍着不让它们落下来,恨恨的说道:「那你说让我当什么,我就当什么!」说这话时,那斩钉截铁的样子到像是面对敌人的英勇的女共产党员了。
  「君子一言,可是……」我悠然地望着她。「驷马难追!」她接口道,一副豁出去的神态。「可是我说你当什么,你就当什么呀?」我再次的提醒着。她雪白整齐的牙齿再次咬紧了嘴唇,默默的点了点头,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些提心吊胆的瞅着我,不知我会说出什么可怕和噁心的动物来。
  「那你就当我的老婆吧。」我嘿嘿一笑,猛地将她抱在怀中,吻上了她的嘴唇,出乎意料的动作使她嘤咛一声,身子一下子变得软软的,她脸色绯红,双眸紧闭着,顺从地张开樱桃小嘴用那柔软的香舌迎接我的到来,我拚命地舔含吮吸着,直到她发出低低的呻吟。
  「同意吗?」我望着她,低低的问道。看到我那促狭的目光,她忽然明白了什么,格格的笑道:「美得你!」身子猛得推开我,一跃而起,灵巧的跑开了,我哈哈笑了一声,紧跟着追了过去……。
  晚上我们一起驱车回到龙凤别院,先把沁甜和叶锋送回她们的宿舍,然后安排玉凤和春花也住进了四十八房,这是一个标準间。
  玉凤的身子不太利索,早早让她休息了。春花跟下来服侍我,没有回我自己的三十一六房,我们却拐进了隔壁的三十一四房,房门虚掩着,推门进去,便见床上如鲜花般绽放着的正是我那披着大红色薄纱睡衣红色长筒网袜和大红色尖头中空带袢细高跟凉鞋的艳妃君红,笑颜如花正张开着等我过来宠幸于她呢。
  在春花的服侍下我简单沖了个凉,然后光着身子钻进君红温暖的大被窝。飞龙厂的大厂花甜美公主春花的长相清纯娇甜,我一贯喜欢让她穿白色的衣物,这个小甜妾洗乾净身子后换上了白色薄纱睡衣白色长筒网袜和性感白色尖头中空带袢细高跟凉鞋上了床。顿时红花娇艳白花妩媚,双花将我拥在了当中。
  说实话,我很喜欢君红这种搞艺术出身的漂亮女演员,因为搞艺术的原本就比较开放,比较自由化,行为比较放蕩。在性问题上,许多人根本不在乎,许多男生、女生都很轻浮,平时做爱操逼,就像喝一杯白开水那样随便。
  艺术圈里甚至十分崇拜「性解放」的现像,男人以搞女人为乐,成天淫蕩不止的大有人在。许多男生以多搞几个女生为荣,以搞不到女生为耻;有的女生以自由放蕩、多交男朋友为荣,以没有男生相恋、不跟男人同居为耻。至于让那些当官的和老闆们包养出去,结成对子,向人家提供固定「性服务」的漂亮女演员等,数量也不在少数。
  女人的身子算个什么?只不过是市场上一种随时交易的特殊产品而已。「拔出萝蔔现窟窿!」这种事情对于姚君红来说,也已是司空见惯了,在和我厮混以前,她对这些根本不在乎什么!只要能够让她出演好角色,或者给出大价钱,她有些麻木地出卖过自己,也和几个男人上过床。
  不过和我认识以后,这朵江陵歌舞团的娇花舞后才真正改变了生活的轨迹,潜下心来当我乖巧温顺的小老婆,于是公用厕所变成了我专享的私厕,公共汽车变成了我的私家小车。
  不过说来我也不吃亏,作为江歌头牌舞后的姚君红,她比较挑剔而嫌弃,这名高傲的女舞蹈演员从不在男人面前低头品箫的,而她下面娇嫩的菊花也是处子之地。如今她一口出色的箫技还不多亏我在被窝里慢慢手把美人头儿弄得她一把鼻涕一把泪调教修理出来的,而兴起后时不时采采她的菊花嫩肛,那建立在大美人儿无端痛苦上的终极爽滑紧箍的艳福又岂是旁人所能想像啊!
  当然,有所失必有所得,谁都知道玩女人是很花钱的,有道是「老婆累,铁子贵」,同居女人,基本都是属于「铁子」一类,哪个不是个花钱的主儿?
  人家绝对不会让你白玩,那些女生之所以答应和你同居,基本都是有所图的。最低的要求,也是想让你保障人家的吃喝穿用。也就是说,人家要用自己鲜嫩的身体,从男生那里换来日常的生活供给,这是一种普遍的流行方式。
  当然,对于君红来说,她给予我情感和肉体上的无上享受,我给予她物质条件上极大满足,也是两情相悦的事情。
  这次的晴川之旅,对君红来说就很「丰富」、很「精彩」,也确实过得很累、很辛苦。每天,她不仅要逛街购物负责为我花钱,还要打扮得光艳照人地承担更为重要的「工作任务」,作为随军家妓的她需不时为我提供「特殊服务」~~陪我上床并用自己鲜嫩的肉体作「无私奉献」,根据我的需要在指定的时间、指定的地点和我喜欢的方式,将我的满腔慾望美美地发洩出来,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努力维护我心情的愉悦和队伍的和谐,这应该就是天地之间普遍存在的性交易「潜规则」!
  左拥右抱之下,夜晚我属于艳妃君红,清晨我属于甜妾春花,把滚烫精华轮流浇灌在两女神秘的花园之后,浑身舒爽一夜无话……。
  第二天,才转床回到自己的房间,叶锋就偷偷溜进我的房间给我报喜,原来她已经骗同住的沁甜在头天晚上服了一粒玉凤丸,在我的天龙白凤淫丸系列里,分次排列为轻微成瘾性的白凤丸、严重成瘾性的玉凤丸(欲凤丸)、一般成瘾并含少量春药的银凤丸(淫凤丸)和一般成瘾并含强烈春药的辣凤丸,所以沁甜如今一粒下去,几乎也就成了我的囊中之物嘴边的美肉儿了。
  不过叶锋老纠缠着讨赏,我答应给五千她不干,给一万还不依,最后只好凭借早上才吞下去的老孙给的祖传秘方之回天补肾丸和固本延年丹的功力,掏出下面的肉棒槌好好将叶锋这个浪妮子给美美修理了一顿,她这才老实了。
  睡到中午起来,脑袋还是嗡嗡的,有些没睡醒范糊涂的感觉,我知道自己这身子被淘得太厉害了,君红、春花还有叶锋,连番缠斗下来,还真是: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砍愚夫啊!
  不过好了伤疤忘了痛,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男人都是一样的德行,计划好的事情还是要继续做下去呢。
  下午叶锋带着沁甜来我房间,闲聊之间说到昨晚吃的那粒玉凤丸来,沁甜说吃下去才开始有些犯晕想吐,但没多久就感觉好多了,很舒服的感觉,睡眠也好气色也好精神也好,问还有没有多的,想一直服用下去。
  我听着暗自淫笑不已,不过只好偷着乐的,正儿八经地还是拉出架势替沁甜诊脉看舌苔啥的当了次江湖医生蒙古大夫,说这玉凤丸是白凤丸的升级高档产品,专门针对青春靓女研製,具有三调一养的功能,可调节睡眠,调节内分泌,调气血,由内而外,养颜祛斑啥的。不过说实话,这药如果去除掉上瘾的成分,其用药考究、配方独特、搭理得当,的确是美女清心养颜的佳品。
  我最后拿出一份协议请沁甜签字,条件很简单,请她连续来我这里服药三次并写下每次的具体服药感受,奖品则很丰厚,是只非常精緻的新款三星Anycall手机。
  昨天已经服药一次了,感受也被纪录下来,于是沁甜很高兴地签字画押并很爽快地服下了第二粒玉凤丸,取走了新款的三星手机。
  晚上我没招呼叶锋沁甜她们,而是偷偷联络依旧住在原来下榻的小旅店的华英和瑛侠,让她们开车来接我。我换上休闲款防寒服,并没有在宾馆等她们过来,而是慢慢先散步离开了龙凤别院,走了几条街并直接到了桥头,在这里上了华英驾驶的长安之星。
  将车子停在一条街以外,我和华英装成两口子腻在一起,可能因为原来就是两口子有一腿,所以配合得心有灵犀活灵活现,瑛侠跟在我们后面。
  我们再次来到昨晚来过的晴川最负盛名的「欢乐年代」俱乐部,不过这次的目标不是跳舞,而是领舞的那个漂亮的女舞蹈演员潘冰冰,她那高贵的姿容和优雅的表演所带来的冲击持续迴荡在我的心头。
  本来不用费这么大周折,但问了沁甜,她也不知道潘冰冰住哪里手机号码多少,所以只有我亲自带队来侦察了。
  想了很多种计划,但最简单的却是最有效的,我本来想用相片让华英认了人,但一说到长得和范狐狸范冰冰一样,华英顿时就心领神会了,哪里还用费那么多的周折啊。
  于是华英假装成给潘冰冰送花的粉丝,拿一大捧花跑到后台问路,非常顺畅就找到潘冰冰的化妆室,瑛侠静悄悄跟在后面,趁华英和潘冰冰套近乎的时候下手将其手机偷了,然后闪到卫生间里用拷贝机複製到另一张卡上,最后再瞅空溜回化妆室将潘的手机扔到化妆台上完事儿。
  一切都似乎并没有发生,但其实不知不觉中一切都已改变。瑛侠得手后首先离开,然后我和华英一起离开。
  我立刻回到车上,先用手提电脑直接在卡上检测出潘冰冰和沈好的手机号码,然后输入以色列产的手机监听器,立马开始对这两部手机展开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监听作业,顺带着还把里面的电话簿也打印了一套备用。
  等演出结束后,在手机监听器的配合下,我们一路跟蹤开着红色本田思域轿车的潘冰冰和别人吃宵夜直到回家的全过程,一直等她的思域轿车开进晴川的一个高档小区后,累了一晚的我们才收兵回家。
  晚上回去一边监听潘冰冰和沈好这两大美女的通话隐私,还抽空和雯丽潘莉通了电话,最后依然让君红侍寝,这个江歌的漂亮女演员还真是风姿绰约,鹅蛋型的脸庞、柳叶似的细眉,樱桃小口,鼻若悬胆。那一双会说话的多情眼睛,更是顾盼生辉,沉鱼落雁。她那戴着空姐帽扎着艳丽雅致纱巾的美人头儿伏在我胯下慇勤吹箫的时候,更是迷得我飘飘欲仙无以复加来着。
  第二天上午,春花帮我收拾完屋子,没事儿正想着怎么和这小甜妾起腻的我,却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略带性感的沙哑声音加上几分娇嗲,让我颇有些意外,原来是龙凤别院前台的石倩打来的。
  石倩说想来看望一下我,问现在方便不,我想想回答没问题,连忙让春花躲回隔壁房间。没多久,一名身着粉色贴身套裙和鹿皮细高跟中统靴子、时髦靓丽的高挑女郎便走进了我的房间。
  看到这只狐狸精那张很有女人味儿的长髮鹅蛋脸,一张微厚诱人犯嘴的性感嘴唇,皮肤雪白,胸脯高耸,明媚的眼神让我的心不由得跳了一下。
  一般酒店宾馆的前台接待女子都有姣好出众的姿容,龙凤别院这两个前台各有特色,沁甜身材苗条皮肤白皙,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长相甜美动人,说话做事也小心翼翼,很少越雷池半步。
  而这个石倩作为前台靓女虽说不上姿容绝世,性格直爽乾脆不拘小节,也有些粗心大意,而且她也有一个特点,就是从脸蛋,到眉、眼、鼻、嘴、甚至浑身上下无一不透出一股十足的妖冶风骚味道,只是平日里锁在接待台后面的她只发散出些闷骚,而今站在我面前却显得骚韵十足,不是婊子胜似婊子的感觉。她是只真正的骚狐狸,也是只名副其实的妖狐。
  石倩交际广泛,绯闻男友像走马灯,换了一个又一个,从来没听说过谁能坚持超过三个月,所以给她起「妖狐」这个外号,不是没有根据的。据说她来龙凤别院应聘前台的时候,似乎还是黄山当政,她穿了一套纯白的连衣裙,裙子很短露出一截大腿,偏偏她就坐在黄山对面的沙发上,还是併拢着腿正襟危坐的姿势,后来说着说着,她竟然半躺下来,高高翘起二郎腿,那雪白深处的一抹深红若隐若现,惹得黄山满脑子坏念头。
  她仅仅是初次应聘,便已经如此放肆,在男朋友面前是什么表现,可想而知。所以总的来看,女人长得漂亮一点,除了被强姦的概率大一点,还是有别的好处的,只要她愿意分开紧闭的双腿,一切都好商量,毕竟大多数的男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利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沁甜跟石倩却截然相反,性格内向不喜欢多事,加上身材高挑长相特别甜美动人,我便在心目中赋予了这个选美冠军公主般的漂亮女孩儿「甜兔」的的外号。叶锋说她刚来的时候,连跟男生多说几句话都脸红,后来跟石倩一起时间长了,才慢慢适应过来。比如她每次去男工宿舍,就算门虚掩着,也要在门外敲上半天,等里面有了应答才敢进来,不像妖狐石倩那样推门就进,丝毫不管男生在里面换裤子还是看毛片。
  大凡美女都有些喜欢臭美,其实女人都这样,只是越漂亮臭美的基础就越好,臭美的程度就越高,妖狐石倩也是这样的,浑身上下都够花哨,这满身的套头一个不差的,什么搽脸油,洗面奶,沐浴液,香水等等,每次出门都要好好地化化妆,仔仔细细从头到脚打扮一番,好像是去跟情人约会或者参加什么宴会似的。漂亮的外衣、时尚的服装,出门的时候也是一件一件地换个不停,不过还是挺有效果的,凡是动了凡心的凡夫俗子们一发现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风流女人,便都会像扔了家眷般风风火火地自动投入她怀抱的感觉呢。
  虽然春节刚过,但我似乎感觉到了春天的热度,我刚站起身来迎接这位有些冒失拜访的大美女,别的还没什么,突然有种被勾魂摄魄的感觉,只觉得妖狐石倩多情的媚眼狐骨怎么看都越来越令我週身酸软脑子发飓了……。
  突然一下,石倩脚下的高跟鞋一滑,整个身子跌了过来,被我接个满怀,抱住她的身子,只觉得她的软玉温香,同时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如兰似麝又带点狐臊。顿时莫名地兴奋起来,身体的某个部分立刻起了反应。闻起来很舒服,抱起就更舒服了。从来还没有过这种舒服的感觉,于是便捨不得放手,身体因高度兴奋而颤抖起来。
  石倩明显感觉到我身体的变化,暗暗窃喜撒娇地道:「白秋,白总!不好意思,刚才脑袋一下有些发晕呢。」「……」我无语,既然有美女投怀送抱,又何必在乎彼此,管她娘的,先好好享受下拥抱的感觉。
  妖狐石倩见我慢慢地陷入了自己圈套,诡笑起来,继续施展美人计,另一只手也放到我的脖子上,双手紧紧地勾住,不继摇动身子撒娇。「白总,你真坏!」
  这时,石倩的双峰刚好紧紧贴住我,随着她的来回罢动,我感觉一对软绵绵的东西,在不断地摩擦自己的胸膛。在丹田处,有一股热流直冲大脑深处,全身酥麻。还真是爽极了!我呼吸加快,双脚无力,软绵绵地站着,享受着这种「幸福」!
  石倩心中冷笑:「还以为是个不懂风情铁人呢?才一阵功夫就把你溶化了,平时和那个小妖蛾子装什么卿卿我我,全是他妈的狗屁!」
  她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却嘴上却说:「白总,你们是不是在搞送手机活动啊,我能有幸参加吗?」说完后,故意把小嘴送到我的耳边,轻轻地向里吹气。
  我迷迷湖糊之中感觉到妖狐石倩吹气如兰,让人舒服极了,当下点头道。「还真香啊!」「我美不美呀?」「美!」「白总,你蛮坏的呢。我叫你坏总好吗?」石倩见我有些上路,循规蹈矩地继续引诱着。「喜欢我吗?」「喜欢!」我动情地道,还真有些意乱情迷了,石倩说的什么话,我都答应。
  其实,这也不能怪我不争气,实在是妖狐石倩这个骚女人太厉害了,简直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有人私下道:她靠着一张漂亮的脸蛋,风骚、性感,一「脱」就征服了原来的黄山黄总,成了后潘冰冰沈好时代的首宠,黄总这个猎艳老手也被她迷得百依百顺、另眼相待。今天她这手段一用出来,恐怕就不是一部手机可以解决得了的。
  顿时在这个房门紧闭温暖如春的室内,瞬间便春光乍现起来。妖狐石倩整个身子依偎在我的怀里,上衣全部掀起,胸罩也挪到一边,露出雪白高耸的山峰。而我双眼发出淫光,搂着妖狐石倩,不停地亲她漂亮的脸蛋,双手很不老实地乱摸她魔鬼的身子和傲人的双峰,最后停留在她最敏感的部分揉捏起来。
  妖狐石倩半闭着眼睛,双脸绯红,尽情地享受身上传来的快感,不时发出舒心地呻呤,精彩的艳事即将展开!
  我被这投怀送抱的女人迷得面颊通红,只觉得一股方刚血气直奔大脑,心脏跳动加快,呼吸急促,非常兴奋地吞着口水,津津有味地欣赏起眼前的春宫艳图。
  妖狐石倩那洁白的肌肤,魔鬼的身材,高耸的山峰,令我起了无限的遐想!
  「哼,不要脸的小婊子,想和本小姐斗,你还嫩了点。嘻嘻,白总!坏总!我的坏哥哥,你可不要生石倩的气哦!今天石倩好好给你赔罪的。」妖狐石倩在我的右脸上轻吻一下,娇笑着向我连连撒娇,又抛出一个勾魂蕩魄的媚眼,几乎是猛力将我扑在大床上,蹬踩开鹿皮细高跟中统靴子,身子压了上来,同时一双修长粉腿有力开合着夹了过来……。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本无心守身如玉,又何惧男欢女爱。要怪,就怪这开放的世界吧……。